伯都讷满族鱼祭与祭江 吉林非遗-文化 曹淑杰 2925925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伯都讷满族鱼祭与祭江 吉林非遗-文化 曹淑杰 2925925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吉林非遗

伯都讷满族鱼祭与祭江

2019-07-24 15:57 | 来源: 松原日报

  满族人祭江源自其先世女真人的多神自然崇拜,他们敬天、日、月星辰、山川、大河,认为这些神秘的自然都有神灵主宰,虔诚地对其崇拜。舍大定年间,认定“长白山在兴王之地”,锋之山神为“兴国灵应王”,在会宁府“祭祀长白山,礼用三献,如祭岳镇。”又认定“昔太祖征辽,策马径度(指松花江)江神助顺,灵应昭著”,遂封其江神为“兴国应圣公”,“致祭如长白山仪”。生活在松花江两岸的满族人,因袭了先世崇拜祭祀松花江江神习俗,年年设坛祭祀松花江神兴国应圣 公。伯都讷是鳇鱼贡发源地之一,祭江仪式更有其独特的特点。    
  明末清初,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锡伯族人主要从事渔猎生产,秋冬狩猎,春夏捕鱼。靠他们的智慧和勇敢,鳇鱼成了他们主要的捕猎物,鲜美的鳇肉食品和适用的鳇皮衣饰丰富了他们的生活。17世纪末,沙俄不断向黑龙江流域蚕食,并蓄意策划我北方民族中的背叛势力反叛朝廷。清朝政府为了加强防务和监控锡伯族,把锡伯人全部搬迁,一部分安置盛京(今沈阳)、京师及山东德州等地,大部分迁住新疆伊犁。    
  锡伯族西迁后,伯都讷渔猎进入滥捕绝杀的状态。当地其他族民众早就对锡伯人把持渔猎生产而怀恨在心,更对捕捞鳇鱼垂涎三尺。许多人动用多种土办法疯狂捕捞鳇鱼,成鱼、幼鱼—起打捞,就连小小鳇苗,也摆上了餐桌,甚至做了鸡鸭猪狗的饲料。鳇鱼赖以生存的环境造大炮严重破坏,没过多久鳇鱼濒临绝迹。那些疯狂人们渐渐平静下来,只能“望江兴叹”了。  
  满族完颜氏族长觉得捕鳇之事废弃实在可惜,如果恢复起来不但可以充盈市场,以此发财,而且由“鳇”字的右旁“皇”字,设想出更可贵的用场。于是,他—方面派人去牡丹江—带考察鳇鱼的特性、饲养方式、食用价值、捕捉方法等问题。在副都统衙署的支持下,派家丁将三岔可口一带水域关起来,不准捕捞任何种鱼。—方面在萨满的引领下用满族古式“鱼祭”的方式,在三岔河口设坛杀鱼祭天。祭天当日捕捞几种鱼,杀死之后接下鱼血,祭者喝血,喷血。口中叨念敬天敬江神孝祖之词。祭后将鱼埋人土中,不准食用。后来发现捕捞的鱼中有鳇鱼长达二三尺,萨满说这是祭天祭江最好的鱼,所以就改为只用鳇鱼祭天祭江了。这样的鱼祭每月初一、十五各—次,从不间断。一天,大萨满对完颜氏族长并—些人众说:“昨天夜里我梦见了松花江神兴国应圣公飘然而至,他告诉我由于满族民众鱼祭至真至诚感动了天地神,天地神还命令江神将鳇鱼急转交给你们,应圣公指令三叉河口的河神即可办理此事。你们就赶快设坛祭祀,下网捕鳇吧!”    
  于是,伯都讷满族民众在完颜氏族长的领导下,吸收了汉、蒙等各民族参加的盛大祭天、祭江、祭祖的仪式.    
  靠江边搭起一座坐北朝南的高高木制祭坛。坛上四周旗幡招展。坛面并排摆放四张高桌,以西为大按序供奉着天地神、松花江神、三叉河口神、满族先祖的牌位。在高大祭坛前有—较为矮小的坛,是供鱼祭用的,上面横放—条丈余长的灰绿色大鱼—鳇鱼(是放在鳇鱼圈中饲养五年长成的大鳇鱼)。    
  祭祀开始,各民族的五位族长身披黄绫,以满族族长为首登上大祭坛。他们为天地神、松花江神、三叉河口河神、满族先祖点燃高香,命坛下鸣放鞭咆。满族人以及各族民众—齐跪倒在地。    
  主祭人满族族长宣读祭词,宣完祭问,五位族长问大地神、江神、河神、先祖施以三拜九扣的大礼。礼毕走下大祭坛,来到鱼祭坛前。    
  大萨满身着萨满服,抖动腰铃,敲响单鼓,唱出她梦见松花江神—事。主祭要求满族民众排着队来观赡大鱼,到近前要上一炷香,并三叩首;回去时,要口中叨念天地神、江神、河神和先祖的恩德。    
  观瞻完毕,主祭宣布用这条鳇鱼祭祀天地神、江神、河神和先祖。    
  从大坛背后走出披头散发、身着鱼皮衣饰、手持钢叉的十名彪形大汉,在大祭坛前横列一排站定。    
  主祭说:“这是本族长请求兴国应圣公派遣来的祭祀天使、捕鳇神将。特向我们传授祭祀和捕鳇方法,乡亲们可别辜负松花江神慈爱之意呀!”民众面江高呼:“仁慈的松花江神啊,赐福于忠诚您的罪民吧!”    
  十名大汉手持钢叉,在场内列队表演在船上叉鱼的动作,表现出勇猛、快捷、有力的姿态。突然单手将鱼叉猛力掷去,只见鱼叉带着连腕的绳索—齐飞出,大汉牵着腕上的绳索迅速跑过去,鱼叉—齐插人草丛中。    
  主祭说方才表演的是用“脱柄叉”叉鱼的动作,还有“连柄叉”叉鱼法、档亮子捕鱼法、闷杠捕鱼法等等,方法很多,没有满族人捕不了的鱼。    
  主祭命令10名大汉进行祭祀。他们放下手中的鱼叉从腰中抽出—把尖刀,走到近前。首先割下鱼头,放在柳条筐里,二人抬着,登上祭坛,摆在天地神牌位前。又割下三大块鱼身子,分别摆在江神、河神和先祖牌位前。再将鱼尾部分用刀子横七竖八地割了许多口子,用盆盏接鱼血。然后,他们各端盆盏走到民众前,先将鱼血喝进口中,再喷到民众脸上。众人皆跪,叩头。
  祭祀罢,掘坑将鱼头、鱼身、鱼尾埋下,以示对神和先祖的虔诚。
  主祭命令各族将各自事先准备的土篓杂鱼撒人江心,过了—会儿只见江面已不平静,有波浪微涌和水花轻射。主祭示意十名大汉即捕鳇神将登船捕鳇。他们分成五组,两人驾—条渔船。一人划船,—个手持鱼叉,立于船头,伺机刺杀鳇鱼。五条渔船飞速驶人江心,左右盘旋,横冲直撞,激起层层波涛。闹腾—阵,渔船退回水边,等候动静。水面刚有些平静,突然浪花翻腾,许多鳇鱼跃出水面。犹女蛟龙闹海。五条渔船飞速冲上去,经过一场搏斗,鳇鱼有的被鱼叉甩上岸滩,有的被拖入  草丛。不到—个时辰岸上堆积了六七十条大鳇鱼。主祭呼喊捕鱼神将停工收船上岸。
  主祭大声说:“乡亲们,这是天地神恩赐的,松花江神命令的,三叉河口神执行的,给伯都讷送富贵来了,这也是咱们先祖积的荫德啊!这鳇鱼浑身是宝,鱼肉可做鲜美的食品,鱼皮可缝制华丽的衣服,鱼骨磨制珍贵的首饰。伯都讷人要永世大富大贵了!”
  此后,完颜氏族长一面组织打捞鳇鱼,一面建筑河神庙。至今在三江口南岸还保留着“河神庙”地名呢。同时,每年清明节江水解冻以后举行—次用鳇鱼祭江的盛大仪式,持续了好多年。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