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长春过程中的政治攻势 长春文史-文化 曹淑杰 275957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解放长春过程中的政治攻势 长春文史-文化 曹淑杰 275957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长春文史

纪念长春解放70周年系列史话

解放长春过程中的政治攻势

2018-11-08 09:01 | 来源: 长春日报

  1948年10月中旬,驻守长春的国民党军队突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相继倾倒。首先是第一兵团副司令、60军军长曾泽生率26000余名官兵于10月17日起义。接着,另一支守卫长春的部队新7军,在两天后放下武器。与此同时,保安部队、骑一旅、骑二旅等国民党驻长春武装力量也纷纷倒戈。10月21日,试图在伪满中央银行顽抗的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及卫队也停止了抵抗,长春获得和平解放。

  这是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胜利,因为包括“国军”3名中将、15名少将,共10万官兵成建制地向“共军”投诚或起义,这在国共两党的武装斗争历史上绝无仅有。它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东北战场的态势和力量对比,而且清楚地告诉人们,国民党军队已经军心涣散、众叛亲离,从而使我军有了谋划、部署更大战役的信心与胆略。而其他战场上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则从长春解放过程中,找到了弃暗投明的途径。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和平解放长春并取得这样显著的战果,主要是采取了军事包围、经济封锁、政治攻势三位一体的战略,其中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是前提。

  在对长春进行军事包围之前,国共双方在东北的军事力量已经形成了对我方极为有利的态势。经过三年的斗争,国民党在东北虽然还有50多万军队,但早已从当年抢占东北时的来势汹汹,变成了强弩之末,只能龟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座城市,固守待援。而东北97%的地域和86%以上的人口均已获得解放。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我军仅用10万人马,就将长春的10万国民党守军困于城内,双方兵力之比仅为1比1,成了世界围城战的一个特例。其原因是城内的国民党守军知道,在沈阳、锦州守军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即使他们冲出包围圈,也只能疲于奔命,最后葬身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在军事上将国民党守军困得无路可走的同时,围城部队还以“金汤之固,非粟不守”之计,对长春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断绝了长春对外交通和一切商业联系,使城外的各种物资,特别是粮食、柴草等不能流入市区。

  这种封锁从根本上削弱了敌人的战斗力。围城之初,国民党60军士兵每人每天还能吃到1斤粮食,但很快就减少到5两、4两,最后连2两粮食都吃不到了,士兵们只能靠挖野菜、喝稀粥度日。像骑兵旅等地方部队的士兵,每人每天连2两粮都分不到,便去老百姓家抢粮。后来实在饿得不行了,他们就冒险出城抢粮,但每次都是颗粒无收,还折损了不少人员和武器。

  对长春的围困,很快就使国民党守军到了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开始发动强大的政治攻势。早在围城之初,围城指挥部就召开了政治工作会议。会上,萧华政委明确指出:“要强化政治攻势,削弱敌人斗志,减少甚至瓦解敌人的战斗力。”他强调,“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据此,参加围城的各部队都建立了由政治部(处)主任直接领导的瓦解敌军组织。各级地方政府也在军民联合对敌斗争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积极投入到这场声势浩大的政治攻势中,其投入力量之多、宣传内容之广、办法方式之新、持续时间之久,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极为罕见。

  政治攻势包括的方式很多,上自周恩来亲自给守军司令郑洞国写信,下到我地下工作者打进敌营进行策反。其中军民共同参与的主要有两项:一是向敌方散发大量宣传品;二是在封锁线前沿对敌喊话。

  据统计,当年仅围城指挥部统一编写的宣传品就有100多种,共散发了100多万份,其中包括《告东北国民党书》《告长春市民书》《告滇军60军官兵书》《告困守蒋军官兵书》等。散发的办法更是多种多样,有时通过炮兵向城里发射宣传弹,有时将宣传品绑在土制的弓箭上射向敌人阵地,有时将传单装进木箱里,顺着伊通河漂进城区……在城里,还有很多党的地下工作者和政治上倾向于共产党的市民学生到处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就连郑洞国指挥部所在地门前的中正广场(今人民广场)上,都经常出现解放军的传单和标语。在国民党守军的前沿阵地上,几乎到处都能看到我军的传单。很多士兵和下级军官将其藏在身上,当作“护身符”,一旦被俘,赶紧掏出来,用以表明自己的政治倾向。

  在各种政治攻势中,对敌人喊话是争取国民党中下级官兵应用最广、效果最理想的手段。围城期间,每个连队都成立了喊话组,将嗓门大、口齿伶俐、有点文化的战士集中起来,用铁皮、硬纸板卷成喇叭,对敌人喊话。在前沿阵地上,每隔两三公里,还有一个广播站,声音在夜深人静时能传出好几公里远。

  由于围城指挥部的工作做得很细,所以很多喊话都指名道姓、索夫唤子,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在《长春文史资料》中能够找到当时喊话的一些内容:

  ——60军的弟兄们,听出来了吧?我是云南曲靖人,原184师的,海城起义的。老乡们,蒋介石抓了龙云,又把咱们赶到东北给他卖命,冲锋打头阵,退却当掩护,死了的那些弟兄多冤哪!现在,新7军吃大米白面,60军喝野菜稀粥,老蒋不把咱滇军当人待呀!你们在这里受罪,父母和妻子儿女在家受苦,日夜盼你们回去。共产党是仁义之师,对咱起义投诚的官兵可好啦!愿回家的发路费,想留下的跟我一样……

  ——60军182师545团朱光云团长请注意:朱团长,你素怀报国救民之心,投笔从戎,转战湘鄂赣滇,抗战有功,人民一笔一笔都给你记着。但是你现在替蒋介石打内战,是没有任何前途的。滇军老前辈张冲将军希望你认清形势,率部弃暗投明。何去何从,请你速做抉择。

  ——新7军暂编56师2团3连的张二宝子,我是你妈呀!我的儿呀,你还活着吗?饿成啥样了?我和你爹天天哭呀!你爹病了,我这眼睛也快哭瞎了。想你,惦记你呀!共产党对咱家可好了,分了地,你不在家没人种,政府给种的。政府说了,你回来什么事都没有。前院的狗剩子、四柱子都回来了,你快回来吧!我的二宝子儿呀,你听见了吗?

  ——新7军暂编61师3团8连的王大田,我是你媳妇素花呀……

  这一段段讲述,一声声呼唤,说的都是实话,叙的都是真情,战壕那边的亲人哪有不动心之理。据当年的《围城简报》记载,自开始围城至9月30日,共有19612名国民党士兵和下级军官跳出战壕,向我军投诚,数量约占国民党守军的五分之一。

  敌军的投诚在1948年中秋节期间出现了一个高潮。其间,围城指挥部发动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宣传战,抓住国民党官兵大多来自外地,“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心理,在阵地前演唱各地的民间小曲,复制了当年“张良悲歌散楚兵”的一幕。中秋之夜,当解放军阵地上近百人齐声唱起“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这首云南民歌时,清楚地听到从对面60军阵地上传来一片哭声。从此,前来投诚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甚至出现了整班、整排士兵携带武器加入解放军的情况。

  对我军开展的政治攻势,敌军指挥官当然不会听之任之。起初,他们听到喊话就打枪,为了安全起见,我方制成带有90度转角的喊话筒,喊话的人躲在战壕里,话筒伸在上面,效果不错。敌军指挥官为了防止下级偷听解放军喊话,向基层部队派出人数众多的“政工”干部,有时还将市里的艺员甚至妓女带到战壕里,每当我方喊话时就连跳带唱,干扰我军的宣传。但是,解放军的宣传已经深入人心,有时对方战壕里都能传来这样的喊声:“八路兄弟们,再给我们讲讲解放区的情况吧,刚才当官的来了,我们没敢答话。”

  当战壕两侧的士兵已经形成了这种关系,国民党的仗还能打下去吗!

  长春解放前夕,国民党军队内部已出现了军长不投诚,师长也会投诚;师长不投诚,团长也会带部投诚的状况,营、连、排各级都是如此,最后才迎来了长春的和平解放。

  解放长春过程中政治攻势的经验,后来被运用在全国许多战场上,在和平解放北平(今北京)、湖南、云南时,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