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岭随笔 长春文史-文化 曹淑杰 3190496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公主岭随笔 长春文史-文化 曹淑杰 319049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长春文史

公主岭随笔

2020-07-30 16:33 | 来源: 长春日报

  “响铃公主”的故乡

  自今年6月起,长春近邻公主岭市划归长春代管,使长春又增加了向西南发展的一片空间。

  20世纪80年代,一出名叫《响铃公主》的广播剧在东北广大城乡间播出,深受听众的喜爱。剧中展现出的旖旎草原就是公主岭大地,那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就来源于公主岭的历史深处。

  公主岭和长春一样,在二百多年前也是蒙古草原,属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中旗达尔汗王界,与长春所在的郭前旗界毗连。达尔汗王旗地在哲盟十旗中最为辽阔,位于赫尔苏边门(今梨树县孟家岭镇边门村)至伊通边门(今长春新立城水库)之间的柳条边外。从柳条边向西北达西辽河两岸,纵深几百里。乾隆年间,因政治联姻需要,清廷将固伦和敬公主(乾隆帝三女儿)下嫁到达尔汗王旗,死后把衣冠葬在旗内,在该旗靠近柳条边的一处“九凤朝阳”之地形成了一座“公主陵”。有清一代,公主陵之地虽然人烟稀少,但一直都有人守护并四时祭祀。正是因为有了这座公主陵,才衍生出广播剧中那位“响铃公主”追求爱情乃至以身殉情的故事。

  郭前旗和达尔汗王旗两块蒙地在清初都是禁垦的,并由吉林将军和奉天将军分别监督。但是到了乾隆年间,关内流民出关谋生,在两旗界内都聚有私垦的流民,两旗王公均放任不问甚至主动招垦。于是,理藩院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奏准,将达尔汗王旗属地内南部沿边一带的游牧商民,就近交给奉天将军属下的开原县管理。而在郭前旗这边,由蒙古公恭格喇布坦私招聚集了三千多户流民,因附近并无民县,便于嘉庆五年(1800年)由吉林将军设长春厅,派出理事通判进行管理。

  随着长春厅的设立,边外蒙地各旗都开始弛禁。嘉庆十一年(1806年),清廷又在科尔沁左翼后旗的土地上设立了管理流民的昌图厅。道光元年(1821年),与郭前旗出放长春厅西夹荒同时,靠近长春厅西界的达尔汗王旗东部荒地也放出,流民聚集,后于同治五年(1866年)划归昌图厅管理,其地设怀德社,并在社内的八家子(今怀德镇)派驻分防经历,管理治安。光绪三年(1877年),昌图厅升府,以怀德社为中心设县,县治仍在八家镇,分防经历他迁。县域东部及东北与长春厅接壤,达一二百里。两行政区的分界线,在此后的四五十年里,也就成了柳条边外奉吉两省、辽吉两省的分界线。

  怀德设县后,公主陵之地在县域西南角,人烟仍然稀少,并不出名。直至20世纪初中东铁路经过怀德县,并在公主陵南面几里远的苇子沟地方设一大站(一等站),该地才以车站和铁路附属地为中心,发展成镇。老《怀德县志》“市镇篇”载,“公主岭驿在城西南九十里,南满之第三站也,铁开以西之钜商埠也。分南北为二街,以河为界,南属县治,北属日治”。其车站与镇地名也因“陵”字不吉,改为“岭”,“响铃公主”的传说便由此流传开来。曾在公主岭生活过的日本人,在《满洲公主岭》一书中完整地记录了这个故事:

  很早以前,蒙古族的一个王爷,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公主。这位公主爱上了一位年轻的猎人,一心要嫁给他。然而,因为猎人地位低下,王爷坚决反对。

  有一天,王爷设计把年轻猎人请到自己家来。他亲自为年轻猎人斟了许多杯酒,然后让猎人上山去射虎。年轻的猎人无奈,昏昏沉沉地上山去了。一到山上,跳出一只老虎。年轻的猎人急忙从箭筒里拔箭,可是箭筒早已被王爷灌上了铅,结果猎人被老虎吃掉了。

  公主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后,发疯似的跑到山上寻找年轻的猎人。回来后她什么也不吃,一病不起,最后死了。为了纪念这位公主,修建起了公主坟。现在的公主岭就是由公主坟转意而来的。公主坟,又称公主陵……

  书中还记载,这个凄美的故事后来曾刻在公主岭车站附属地公园内的一块石碑上,成为公园的一景。

  一段被湮没的公主岭设市史

  “先有老怀德,后有公主岭。”这句老话在今天已经很少能听到了,但是,在20世纪五十年代,公主岭是行政市、怀德是行政县,在怀德镇叫“老怀德”的时候,这句话却是市县两地人见面时“逗嗑子”的口头禅。这句话说清楚了市县两者的关系。

  怀德自设县后,一直是东北中部的一个大县,先属奉天省(后改为辽宁省)的昌图府,后属奉天省的洮昌道,至伪满时期改隶吉林省。以后至1985年撤县设市,除解放战争中的个别时段外,怀德县一直属吉林省,或由省直辖,或隶省下地区(专区),一直是吉林省的一个农业大县。

  与怀德县相比,公主岭市的诞生晚了六十多年,而且诞生后又几撤几设。

  追根溯源,公主岭市诞生在怀德县内,是由铁路公主岭站及附属地,外加清末怀德县在车站周边设置的公主岭镇发展起来的。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俄国人在东北建成中东铁路南支线(哈尔滨至大连),沿线建有一等站3个:辽阳、瓦房店、公主岭。公主岭站附属地是沿线附属地中面积最大的,达6.6平方公里。俄国人想在公主岭站建立中东铁路南支线的机务中心,因而在车站内建有可容纳22辆机车的车库和机械修理厂,在附属地内建有剧院、学校、医院、教堂、兵营等。日俄战争后,公主岭站归属日本“满铁”,车站的地位虽有所降低(机车库和修理厂先后迁走),但由于日本人有规划的建设,以及随之而来的繁忙运输,很快将这里带动起来,成为怀德县的交通中心和经济中心。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怀德县的伪政权——县公署没有设在后来民国县政府所在地怀德镇,而是设在公主岭,这里又成了伪怀德县的行政中心。

  伪满洲国成立后,东北的行政市很少,多数伪省府驻在地都在县里,因而伪满政府制定并公布了设市的《市制》,开始在各省府所在地和繁华街镇设置与县平级的行政市。当时吉林省最先设置的是吉林市,于伪《市制》正式实施的1936年4月1日设置。

  伪满政府公布并实施《市制》时,也正是日本政府撤废在伪满的治外法权前夕。为继续维持铁路沿线的繁荣,“满铁”在1937年底铁路沿线附属地行政权移交前就与伪满政府磋商,开始推动在铁路沿线附属地设市。当时,抚顺、鞍山、辽阳、四平、铁岭、公主岭、本溪湖等附属地都相继列入设市的名单。

  在这几个城市中,公主岭设市较晚,于1942年1月1日设立,称公主岭市,隶属当时的伪吉林省。

  公主岭原属怀德县,这时从怀德县中脱离设市,与怀德县分立并存,成为当时一件小有轰动的事情。当时的《满洲新闻》报道:“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随着它的重要地位不断提高,应当地街民的要求,于康德九年、昭和17年(1942年)1月1日,决定升格为市制。”

  当时公主岭市很小,就是一个大镇,时称“街”。设市时将邻近北边的刘房子、邻近南边的大榆树两村部分地方并入,才比一般的镇大些。新设的公主岭市虽然范围不大,但其繁华程度仅次于当时的吉林省省会——吉林市。当时的吉林省辖吉林市、长春县、通阳县、德惠县、九台县、农安县、蛟河县、敦化县、桦甸县、磐石县、舒兰县、永吉县、榆树县、扶余县、乾安县、怀德县、郭前旗,共十七地。公主岭升格为市后,成为吉林省的第二个行政市,当时的《满洲新闻》报道:“公主岭市仅次于吉省第一都市吉林市,为农产品一大聚集地,交通方便,形成了西部地区最大交易市场。另外,随着四平省的开发,与邻省交流广泛,其地位越加重要。”

  对于公主岭在伪满后期设市一事,现在许多人闻所未闻,成为一段被湮没的历史。笔者在查阅了诸多文字资料后,还特地查看了伪满后期的吉林省地图,上面确有公主岭市。

  1945年东北光复后,国民党政府按东北沦陷前的怀德县行政体制接收了怀德县和公主岭市,公主岭市制自然取消。之后在解放战争中,怀德县及公主岭市的行政区划和隶属关系随战事变化交替归属国共两方面。

  1947年10月,怀德全县解放,归共产党领导的辽北省管辖,辽北省同时设公主岭办事处,管辖原公主岭市。之后,随着长春外围的解放,1949年3月公主岭再次设市,与怀德县第二次分立并存,行政关系仍同属辽北省。4、5月间,辽北省建制撤销,公主岭市划归怀德县管辖,并随怀德县一起划归吉林省。划归怀德县后的公主岭市,实际上已经还原成镇,但仍“市”“镇”互称,界限很不清楚,报纸上时有“怀德县公主岭市”“怀德县公主岭镇”字样的报道。

  新中国成立初期,各省政府按规定应该直接管辖到市、州、县,但由于当时通讯落后、行政管辖能力不足,一般都直管到市、州,而不直管到各县,多在省县之间采取省政府派出机关的方式,派专员管理相近地区内的各县。在这个大背景下,公主岭市成为专区的驻地,再次成为吉林省行政区的新星。

  吉林省自1954年7月开始设专区,至1966年先后设置了白城、通化、公主岭、四平、德惠、永吉6个专区。公主岭专区设立于1956年7月,时称“怀德专区”,专员公署便驻在公主岭镇,辖怀德、榆树、扶余、梨树、九台、德惠、农安、双阳、伊通、东辽10个县。由于这种设置名地不符,且人为地降低了原公主岭市的作用,实施起来很不顺利,便在当年10月份先将怀德专区改称“公主岭专区”,理顺了名地关系,随即将公主岭镇设为市(县级),公主岭市成为覆盖周边十县的行政中心。于是,不大的公主岭市,一时间聚集了3个政府机关:自伪满起设立在此的怀德县政府、省政府派出的公主岭专员公署、新恢复的公主岭市政府。公主岭市第三次与怀德县分立并存。

  1958年10月23日,国务院批准撤销公主岭专区,专区下辖的各县就近划归长春、四平等城市代管,其中靠近长春的榆树、九台、德惠、农安、双阳5个县划归长春市代管。在撤销公主岭专区的同时,设四平专区,公主岭市与怀德、东辽、梨树、伊通4个县一同改属四平专区,后四平专区撤销,公主岭市仍由四平市代管。

  1960年前后,国家经济处于困难时期,许多行政区被降格。1960年1月,公主岭市也被撤销,再次降为镇而回归怀德县。公主岭这一撤市就是25年,到了1985年,公主岭再次设市,先是设地级市(1985年2月4日设),撤销怀德县,设公主岭市,内辖两区(公主岭区、怀德区),外领一县(伊通县),归省直辖;后改为县级市(1986年1月20日改),不设区,不带县,由四平市代管。由于公主岭的这次设市是继承怀德县设立的,许多人将其视为公主岭建市的起点,如新修的《公主岭市志》就是这样记载的,这当然是对的。但是,从以公主岭之名设市的角度讲,将1942年作为起点也是说得通的。不过笔者不懂行政学,对此不作判定,仅在此叙述历史事实,以丰富公主岭市的建市历史,以免被湮没。

  怀德与长春边界上的村屯

  长春与怀德东西毗连,边界是以两旗间的地属划分。最初因为边界上基本无人,两旗便掘沟为界,间以封堆,并不是每一段都分得很清楚。因为地界有不清之处,当时大屯山附近的村民还附会出两旗王公在大屯山顶摆宴分界的故事。

  在长春设厅初期,厅西面主要是以新开河为界,除伊通边门至大屯山一段是与达尔汗王旗接界外,其余都在郭前旗界内。道光年间,郭前旗续放夹荒,长春厅西界便越过新开河向西北纵深拓展,与达尔汗王旗地全面接界了。光绪二年(1876年)绘制的《长春厅舆地全图》上,长春厅西南面界线的实线段,便是与达尔汗王旗的边界,从南向北依次标注了6个地名:长岭子、富丰山、大岭、万升店、八保户、秘子厂。绘制《长春厅舆地全图》时,长春厅西面的达尔汗王旗之地已属昌图厅的怀德社,马上就要随昌图厅的升府而设县了,人口和村屯已相当多了。

  在今天看来,这6个地名中有3个是很明确的,即长岭子、富丰山、大岭。长岭子即今朝阳区永春镇内的长岭子村,二百年间地名和方位都未变;富丰山在今朝阳区富锋街道;大岭即今公主岭市大岭镇。

  富丰山和大岭当时是非常有名的。富丰山时称“巴彦吉鲁克山”,编纂于嘉庆朝的《吉林志书》记载了长春厅四至,称长春厅“西至巴彦吉鲁克山,距厅四十里与喀尔沁达尔汗王接界”。“巴彦吉鲁克”是蒙语,“富丰”之义,“巴彦吉鲁克山”意译为“富丰山”,后来因山下有一个大屯而渐渐改称“大屯山”。大屯山在今朝阳区富锋街道铁路西,原山不高,已被采石毁掉,山根的遗坑尚存。大岭是长春往西商路上的一个重镇,老《怀德县志》载,其镇“为怀德、长春之互市也,以街东为界”。

  剩下的3个地名是今天的哪里?许多人已经不知道了。经过对历史文献和历史地图的查对,笔者确定“秘子厂”和“八保户”都在今长岭县内,万升店仍在今公主岭市内。

  “秘子厂”和“八保户”当时都是怀德县东北部边缘的村屯。“秘子厂”是“糜子场”的同音称呼,今属长岭县东岭乡,仍叫糜子场。“八保户”原名“八宝湖”,后来音变成“八宝户”,在《长春厅舆地全图》中错写成“八保户”,今属长岭县前进乡,叫卫烟斗村。这两处地方都是道光二年(1822年)建屯的,是在近百年来怀长两县区划变动时划归长岭县的。

  万升店,从清末的《长春府舆图》上确定,应在今公主岭市双城堡镇南,地图上叫万盛店,今仍在,叫万胜店,是镇下的一个村。

  在今天的地图上,把这6个地点连起来,便可见当年长春厅西北方向的地域广阔。

  当时的八宝湖是非常出名的,因村中有种黏土可烧制烟斗,道光二年有卫姓兄弟二人在此开荒,后以做烟斗为生,其村因此得名。

  卫烟斗村又为什么叫八宝湖呢?源于村中有泉。据《东三省古迹遗闻》记载:“怀德西北隅,有村曰八宝湖,土人咸呼为八宝户。究其事实,因该处附近有水泉八个,距离均不甚远。因流水成泊,故以湖称之,复以名村焉。村中有地一段,掘其土呈红黄色,且细腻异常,粘性尤佳,迥非普通之粘土可比。但仅限数丈之内,他处则否。常见烟头上,刻有‘八宝湖’三字者,即此处之特产物也。所出之烟斗驰名全国,询之吸烟者,皆津津乐道。至今该土塬尚存,长约七丈,宽及三丈,深亦二三丈。土人云:坑内之土均系作烟斗所用,唯不知造成烟斗几许耳。”

  《东三省古迹遗闻》成书时,这里属怀德县管辖,后因行政区变迁划归长岭,所以卫烟斗屯即原八宝湖。

  光绪十五年(1889年)长春厅升府分设农安县时,府县之界东段以伊通河分界,西段(西夹荒之地)即以这个八宝湖为分界点。

  分出农安县后,八宝湖在很长时间里都是长春、农安、怀德三地的交界点。清末民初的长春地图呈蝶形,左翅尖处正是这个八宝湖。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