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影视公司“寒冬”如何闯关? 文化热讯-文化 曹淑杰 3136945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报告:影视公司“寒冬”如何闯关? 文化热讯-文化 曹淑杰 3136945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热讯

报告:影视公司“寒冬”如何闯关?

2020-05-22 14:07 | 来源: 大众日报

  第26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2020·春季)日前发布的《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直观地反映出历经洗牌革新之后,国剧市场显露出的行业发展新态势。在“寒风”呼啸的当下,影视公司将如何“闯关”呢?  

  影视“寒冬”并非虚言

  《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2018年“天价片酬”“阴阳合同”事件的整体波及,“影视行业跨界定增”“税务自查自纠”等资本管理的公允审慎,电视剧投资规模缩减,电视剧市场投资也随之下滑。2019年电视剧市场总投资规模预计为168亿元,创近5年历史新低;影视公司的投融资事件仅有数十件,降幅明显。去年以来,有2996家影视公司关停,企业净增数量逐年递减。

  报告指出,剧集生产方面,备案和发行的剧集数量进入下降通道。从立项数量来看,2019年电视剧立项数量明显下降,从2017年1161部、2018年1061部一路跌至905部。发行许可方面,从2012年开始,生产完成并获得发行许可的电视剧总量就已超过1万集,后来一直在15000集左右的区间徘徊。但2019年又重新回落至1万集区间。照此发展,2020年,很可能会进入低于1万集的时代。

  播出方面,2018年上新的国产电视剧和网络剧共有452部,2019年只有377部,剧集总量减少了75部,下滑了16.6%。收视率方面,据CSM55城收视率统计,2019年省级卫视中没有收视率过2%的作品,且前40位排名的作品收视率差异普遍很小。视频网站播出情况也同样不乐观。2018年,过50亿播放量的剧集有6部,而在2019年,50亿播放量以上的网剧数量仅有2部,分别是《陈情令》《倚天屠龙记》。网络播放量前50名的作品,平均单部播放量比2018年缩减17.5亿次。

  这些数字犹如天气预报的温度、风力值,可以让人们直观地感受到影视行业的“寒冬”并非虚言。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对于影视行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初至今,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  

  “寒冬期”也是“洗牌期”

  活下来的公司在做什么?

  记者从报告中看到,去年入选新中国成立70周年优秀电视剧百日展播的电视剧,参与出品的单位中,山影与中央电视台、优酷以5部的数量并列第二位,腾讯影业入选8部,位居榜首。

  改革开放以来,山影一直深耕主旋律题材,1986年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成立,是全国最早的电视剧生产单位之一,也是今天享誉业界的山影前身,曾经创作过《武松》《今夜有暴风雪》《高山下的花环》等经典作品。转企改制后的新山影汲取老山影的历史沉淀和积累,创作了《大染坊》《闯关东》《沂蒙》《生死线》《老农民》《琅琊榜》《伪装者》《马向阳下乡记》《北平无战事》《温州一家人》等众多经典剧作。

  山影集团董事长晋亮表示,“山影多年来形成了‘温暖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强调创作必须深入生活、扎根泥土,为人民抒怀,为人民抒情,这是山影人对‘主旋律’的理解。除此之外,山影一直视独创、原创为影视剧创作的灵魂。纵观山影的创作年表,除了对经典IP的改编,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是原创。对于影视产业而言,原创精神是其发展的根本推动力,没有原创精神、原创作品,对于影视公司来说就失去了生命力。”

  而对于“寒冬期”,晋亮则认为,关注这些意义不大,“‘寒冬期’换一个角度看也是‘洗牌期’,影视投融资开始理性,良币开始驱逐劣币,这是好事。中国人讲究‘冬藏’,趁此‘寒冬期’坐下来好好练内功,补足自己的短板,抓好项目,磨好剧本,才是一家影视公司该做的事情,对好项目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寒冬期’。”

  在晋亮看来,不管行业大环境怎么变,锤炼项目仍然是第一位的。山影目前剧本创作和筹备中的项目,包括8部电视剧1部电影,分别是:邢原平编剧的《势不可挡》、赵冬苓编剧的《老家伙》、张作民编剧的《如诉如爱》、被公安部列为重点项目的《和平与战争》、钱滨编剧的年代爱情题材剧《老同学》、张永琛编剧的《初阳》、展示温暖家政的《阳光大姐》、演绎清末梨园绝唱的《亮相》以及歌剧电影《沂蒙山》。除了影视制作主业,山影也在推动旗下部分产业板块的改革与转型,在影视基地、影视产业园等方面提升山影的综合发展实力。

  “长剧打天下”格局被打破 

  《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中指出,2019年播出的电视剧中,以集数为21-40集的电视剧为主,无超过80集的电视剧。上线的网络剧中,40集以上的网络剧占比相对较小,12集的短篇幅网络剧和21-30集中等篇幅网络剧合计占比超过半成。

  近期,广电总局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了“制作提倡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下短剧创作”以及“提交规划备案时需提供《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等新规定,进一步打破“长剧打天下”的格局。

  电视剧长,意味着销售额高。短剧短小精悍,但从剧本策划、筹拍建组、制作成本、剧集质量、版权售卖、营销热度、资金回款等方方面面都要按长剧标准去执行,均摊到每集的成本就更高。

  晋亮说:“好剧不怕长,注水剧例外。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了不少剧集超长的电视剧,其中有精品,但是水货居多,是制作方出于稀释成本的需要,人为地将剧情注水,让观众难以忍受。长此以往,中国电视剧将自毁长城,毕竟现在是网络时代,观众选择的空间很大,你侮辱我的智商,我大不了弃剧。所以总局出台这个规定,有利于促进行业自律,保护中国电视剧行业良性发展。”

  但他也表示,总局在规定中用了“提倡”“鼓励”等字眼,看得出这个规定有弹性。“毕竟单纯以集数来判断剧情是否注水并不严谨,如果编剧水平不够,写出的故事很烂,那么剧集再短也可以视为注水剧。反之,故事精神内涵足够丰富厚重,需要较长剧集才能表达充分完整,这种情况可以适当放宽。总的来说,因为生活的快节奏,我还是支持电视剧走短剧集路线,如果故事有充分理由支持必须走长剧,不妨考虑季播剧的做法,在这方面,美日韩有足够的经验供我们学习。”

  定制与分账网剧“试水者” 

  《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新的377部剧当中,电视剧的数量只占35.8%,而64.2%的是网剧,可见网络已经成为剧集最主要的传播渠道。台网关系也进一步演变。2019年共有90部台网同步剧,先台后网的4部,先网后台的8部。互联网优势地位越来越明显。

  报告还指出,未来影视企业或将会去开辟一些全新的类型,如互动剧、短剧、迷你剧,将电视剧与游戏结合,将电视剧与移动终端结合,这是影视、互联网与科技的强大联合,更是观众与创作者的全新互动。未来,可能这些类型会形成新的形态,为整个影视行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增长点。

  晋亮说:“目前,参与网剧、网络电影制作的公司鱼龙混杂,想赚快钱的制作公司不在少数,一些作品题材上过于热衷‘怪力乱神’,能够深耕现实生活、直面人生困境的题材相对来说还是缺乏。山影作为一家国有影视制作机构,将按照影视剧精品创作的标准来生产网剧网络电影,在保持‘鲁剧’制作精良优势的基础上,坚决杜绝网剧网络电影的同质化和低俗化倾向,力争在内容制作方面利用自身的固有优势,实现新的突破。”

  目前,网剧、网络电影已成为传统影视制作公司重点发展的领域。2019年,山影策划的网络电影《毛驴上树》在爱奇艺上线,该片把镜头对准精准扶贫工作,以“第一书记”为主角,反映农村脱贫攻坚的真实面貌,自上线后一个月时间内分账票房过千万。山影与优酷合作刚刚杀青的作品《走起!我的天才街坊》也以网播为主。除了长剧集网剧,山影也正在积极组建年轻团队,探索微剧、竖屏剧等崭新形式的剧集,并会在适当的时间节点推出自己的剧目。

  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雪松表示,“微剧、竖屏剧的产生与移动客户端的快速发展有关,5G时代的到来,将更加催化微剧、竖屏剧的发展。观众观看这种剧集的时间比较碎片化,地点比较随意化,这就决定了剧集内容更适合走喜剧路线。但是由于时长的问题,要在短短几分钟内达到观众的兴奋点,在故事与搞笑之间取得平衡,这其实有很大的难度。首先是故事越短越难讲,其次是受抖音、火山、快手等娱乐平台的熏陶,观众对故事笑点的心理期待时间基本就是十几秒,微剧、竖屏剧如果不能在人设和台词上步步生花,三五分钟一集很难吸引观众持续看下去。”

  而山影也是传统体制内影视制作机构中最早试水定制网剧的制作单位。早在2015年,山影便与搜狐开启了定制剧模式,当年播出的《他来了,请闭眼》被誉为“2015年最受瞩目网络剧”,是山影契合市场需求、“网台联播”的试水之作。在后续与视频平台的合作中,定制与分账成为两大频繁采用的合作模式。

  晋亮认为,除了点击分账,影视机构与视频网站合作还可以选择定制剧模式,就风险与收益来说,这种模式介于版权买断和点击分账之间。山影这次拍摄的《走起!我的天才街坊》就是一部优酷定制剧。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