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筱强 |《飞鸟集》(组诗) 悦读-文化 曹淑杰 3609688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葛筱强 |《飞鸟集》(组诗) 悦读-文化 曹淑杰 3609688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悦读

葛筱强 |《飞鸟集》(组诗)

2022-07-26 13:21 | 来源: 中国吉林网

《喜鹊志》

让我们一起追忆临河街的早晨吧

有多少可以重塑的时光,就有

多少命运的梗概,可以转引

在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里

伊通河不断地被时间修改

也不断地被鸟群构成的沙龙否定

我和你谈到一份黄昏的提要

那些需要描述的细节就消失了

我和另一个自己说诀别

那些需要耐心的换来的片段

就已无法找到答案。只有梦境中的

喜鹊是真实的,它粗砺的叫声

仿佛是普鲁斯特文学生涯的结束

也可能是他一生错误的开端

《伯劳志》

没有一只鸟,可以独自飞过清晨

也没有一只鸟,可以在阴云的笼罩下

度过茫茫黑夜。那就让对岸的

杨柳奔跑得更快些吧,就让

河水中流淌的灯火

燃烧到天明吧,在隐秘的

希望到来之前,或在欢乐的眼泪

溢出眼眶之后,我们能够想象的事物

有无数个,可以抱在怀中的梦境

却越来越稀薄,而伯劳拆开的叫声

仿佛是向我们敞开的世界

在离地平线更远的地方

我们不过是擅长于遗忘的青草

我们谈论了所有能够想起的往事

也向所有的往事谈论了自己

却在鸟群构成的战栗音乐中

出乎意料地获得了永生

《斑鸠志》

我想为早晨的第一片云

写一封家书,告诉它栎树的叶子上

还有星星的眼泪,蔚蓝的一天

会有平原的宁静和河水的痛哭

而山斑鸠的叫声并非完全

为了隐喻和反讽,当我的目光

开始收缩,那些昨夜就应该落地的

浆果,会成为另外的事物,那些

拖着空气的生活,会成为

一闪而逝的万花筒。

时间真的需要一幅来自

飞机尾翼的油画吗?

 我和更多的飞鸟,在无声中包围了

平原上的一座城市,只需

一门纯粹的手艺,而不是其他

《山雀志》

从几只山雀的叫声里,发现或遗忘

一座城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伊通河两岸的早晨,有些事物

在网络中消亡,有些事物

在河水的折光中幸运地诞生

有多少次,我在缀满雨滴的树枝上

看见几只山雀,从相对的真理中

抽出身来,拍打着翅膀,仿佛

在一个时代的间隙里

拍打着止疼的迷雾,而河水

和河岸上高大的杨树,总是

在山雀的挣脱中开始后退

早餐的时间到了,七月的雷雨

将落在我略显昏暗的餐桌上

《灰椋志》

从平原的腹地出发,再从一座

城市的边缘折返回来

与从一首诗歌开始,再从

非诗意的生活中,拣尽寒枝

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在

灰椋鸟的腹羽上,多少低微

而单调的命运并不比庞德

毁掉的草稿更加复杂

也不比我们读过的俳句

更加简单,正如我用一个

早晨的日光拨动了群鸟的叫声

只是一瞬间,就完成了

与记忆相对称的永恒

2022年7月16-20日写于长春

       作者简介: 葛筱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第三届签约作家。白城师范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曾获吉林省第十一届长白山文艺奖、首届杨牧诗歌奖金奖,第五届吉林文学奖。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