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狗老黑闯祸了》:写作是一次精神上的归乡与寻根 书评-文化 曹淑杰 3282112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土狗老黑闯祸了》:写作是一次精神上的归乡与寻根 书评-文化 曹淑杰 328211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书评

《土狗老黑闯祸了》:写作是一次精神上的归乡与寻根

2020-12-22 09:51 |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土狗老黑闯祸了》是叶广芩先生继《耗子大爷起晚了》《花猫三丫上房了》之后,描画老北京童年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在这本书里,丫丫一如既往的敢作敢为,真实随性,依然活得那么恣意与自在,令人向往。随着丫丫走出胡同,步入小学,她的人生世界也渐渐变得开阔。丫丫的视域不再局限于寂寞的皇家园林、胡同里房上房下的孤独,她看到了老北京更为广阔的普通人的生活,而在这注视和观察中,感受与体味人世间的悲苦和坚韧,我们的丫丫也悄然长大。

  毫无疑问,在叶先生已出版的这三本儿童小说中,《土狗老黑闯祸了》的“京味”最为浓厚。街头巷尾、田间村陌、方言俚语、四时八节、衣食住行,无一不体现着独特而浓郁的“京韵”色彩。与叶先生家族小说中呈现出“京味”的凋敝、苍凉不同,丫丫眼中的老北京充满了人世间的烟火气息与温暖敦厚,无论是胡同里的家长里短还是南营房的五行八作,一切都热情明亮,充满了生命力。全书中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对老北京饮食文化的书写,别具韵味。春天吃蒸槐花懒龙,夏天制作都鲜茄,炒疙瘩,蒸白薯,槽子糕,芸豆饼,开花豆,糊塌子,拨鱼儿,前门金灿灿的烤鸭,“白魁老号”热腾腾的涮羊肉……色、香、味交织在一起,让人读来垂涎欲滴的同时也真切感受到岁月的那份踏实与丰盈。

  风土的背后是人情,是面对人生的姿态,是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之上的人的精神与气度。《土狗老黑闯祸了》全面展现了一个真实广阔的老北京市井生活的场景,更接地气。东坝河祖坟里早夭的星星弟弟,东直门李德利家的贫苦,箍筲胡同马老师的清寒,南营房姥姥无时无刻的牵挂,哪怕是生活富足的沈美丽一家也有着挥之不去的隔阂与惶恐……叶先生并不避讳对老百姓真实生存境遇的书写。但是,在叶先生笔下,这些苦难与困窘中的人并不麻木、冷漠、堕落;相反,他们对生活有着独特实用的智慧,有着积极鲜活的生命激情。那些动人而深刻的情感体验,也从而成为京味文化中的精神内核,成为令人回味的永恒记忆。

  “我想自己就像一棵小树,在北京这片土地里钻出来,头顶上有太阳,有风,有小鸟,身旁有小兔,有黄鼠狼,脚下的土地连着盘根错节的根。”“这是北京,前面跑着我的狗,后面跟着我的哥哥,我的家就在附近。”孩童与生俱来的纯真与长者历经岁月的通透奇妙重合,使得叶先生的创作回到童真的状态,简单而厚重。生命如同一个圆满的圆,通透、坦率。《土狗老黑闯祸了》处处流露出叶先生对这块土地的深深眷恋,这样的写作,我想某种意义上于叶先生而言,更像是一次精神上的归乡与寻根。

  《土狗老黑闯祸了》虽然一如既往的快乐、温暖、幽默,却不经意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我们的耗子丫丫慢慢沉淀下来,她学会了观察,观察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情人生的不易;她学会了悲悯,悲悯世间的种种离合,奉献自己的温暖。她懂得了人生进退的分寸,她明白了放手与尊重。或许对于丫丫来讲,这就是成长的过程,像是蝴蝶破茧而出,像是不经意间一阵微风拂过,让原本懵懂的心变得柔软而细腻,感受世间的冷暖,接纳命运的悲欢,磨砺生命的坚韧。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编辑: 曹淑杰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