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关东文脉 > 萧森推书

叶炜新作《狼王》:“写动物是为了写人性”

《狼王》这部小说集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创意写作的实践。首先,它借鉴了剧本的写作手法,每一个故事都基本上遵循着“目标——困难——行动——命运”的写作方式。其次,小说具有很强的画面感,因此非常适合拍电影。

中国作家网2018-07-18

薛涛:哲学天生属于孩子

  今天薛涛把自己的感受写进了童话,《薛叔叔哲学童话》10部童话绘本,展示着他对友谊的渴望、对理想的追求、对生与死的思考、对爱情的看法……

人民日报2018-07-12

《深度对话茅奖作家》:探究文学“之所以然”

 “深度”不是因为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也不是因为所提的问题多么锋芒毕露,而是要看访谈者是否能提出有底气、富有哲学意味的问题,可以引发作家的深度思考,不断地拓展话题,共同开辟新的思想领地。这是我阅读《...

光明日报2018-07-10

《文学事件》:一种文学哲学的准备工作

“凡是能够说的,都能够说清楚,凡是不能说的,必就应该保持沉默”,而在后来的作品中,他则认为“哲学的结果是揭开一个又一个十足的胡说和理性举头向语言的一些界限碰撞后留下的一块块的肿块。这些肿块使我们看...

文艺报2018-07-05

《天黑得很慢》:爱与爱的“接力”

小说让人深思的一个方面是对养老问题的本质探讨。人都会老去,青春的列车最终会停靠在衰老的站台,所以,养老问题值得思考。个体生命真正的成熟或许从认真思考人会老死开始,可以说,关心养老就是关爱我们共同的...

文艺报2018-07-05

敬一丹新作写家书

敬一丹表示,不想忘记,也不想让女儿不知,这平常的愿望使得她创作此书,“这本书是一个接力,要传给年轻的一代人。我觉得对于记录的意义,后人会看得更清楚。”

北京晨报2018-07-03

历尽劫波后,女人们总是变得更强悍

“我认为我们所有人,无论是哪个年纪的女性,现在都处于战斗之中,战争远远还没有结束。尽管我们认为已经把男权的语言、文化和社会抛之于脑后,但斗争还会延续很长时间,我们看一看世界的整体局面就能明白,这场...

北京青年报2018-07-02

《时光收藏人》:“收藏”美好的童话

《时光收藏人》是一部色彩丰富的短篇童话集。其中既有《小老鼠的中秋节》这样的拟人体童话,引领读者体味万物和谐,更有中国风范的超人体童话,如《桥姥爷》《巧星和仙月》,为读者活化了中国民间的超能力神仙。

文艺报2018-06-28

《围困长春》:一部壮美的史诗

这部报告文学的突出的艺术特征就是宏大历史叙事及其所呈现出来的宏大家国情怀。也许是因为这部作品本身记录的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战争历史事件以及其必然胜利的历史经验,所以题材与主题的重大直接决定了它采...

人民网2018-06-20

卡尔维诺五本非虚构作品出版:揭秘其写作与观看之道

卡尔维诺一生中最后的作品不断地在印证和实践着他的写作观:“我试图占有、吸纳我所了解的生活和事件。所以我每天都浏览报纸,收藏、整理、归类、筛选,将万物归入这些收藏簿。它们是我的人生和注解。” 

澎湃新闻2018-06-20

《企鹅冰书》:国内首现“会消失”的书

  首部会“消失”的图书最近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据了解,这本创意图画书《企鹅冰书:哪里才是我的家?》将于6月8日,即世界海洋日,在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全国首发。

中华读书报2018-06-11

徐春林的《平语札记》:悲悯是文学高贵的灵魂

在徐春林的作品里,身边的小人物频频出现在他的笔端。这些人物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生”,是如蚁人寰中的一“蚁”,是最不被注意、最容易遭到忽视的“大多数”。

文学报2018-06-08

楼兰在西域到底有着怎样的历史地位?

楼兰——大漠深处的“梦幻之都”,错过了与中国学术界邂逅的机遇,中国随之也与楼兰冠名权失之交臂。

北京日报2018-06-05

《重读八十年代》:重返文学的“黄金时代”

 重读八十年代,也是为了追本溯源,了解他们创作的起源、发展与演变。文学是时代精神的折射,了解这些作家的八十年代,也更能清楚地看到,中国这近四十年来,经历的巨大的转变,日常生活的变化,精神的高扬与困顿。

新华网2018-05-24

《灭籍记》:无法消失的一张纸

 身份问题其实是一个哲学问题,寻找身份确定自我主体性的过程极其复杂漫长,身份并不是一个冰冷的物件或抽象的概念,而是时时处处影响人的一生。

文汇报2018-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