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关东文脉 > 对谈•名家

谢新源:最深情的“叙事”唱给母亲听

每个作家要写出好作品都要有“根”,散文更需要“根”,这种“根”就是生活。我20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农村,可以说农村的东西很多是散文表现不出来的,要用小说的形式。作为一个作家,我觉得应该要全面,至于要偏重...

羊城晚报2018-05-14

周晓枫:写作者是坐井观天的口技演员

  周晓枫写人,犀利冷峻,不留余地。新书《有如候鸟》内容涉及家暴、善恶、异化、食物链、迁徙、世相……题材沉重,不离困境。对她来说,这是最易引发情感的部分,羞耻、狂喜、愤怒、好奇……她敏感地捕捉情绪...

南方人物周刊2018-05-14

姚鄂梅:即使是燕雀也有贴地飞行的自由

 “茫然”不是说你没有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在我看来,阶段性的目标,你努力以后基本都可以实现,只要不是过于好高骛远。

北京青年报2018-05-14

杨学功:怎样才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

坚定不移地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动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创造性发展,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

解放日报2018-05-14

张惠雯:写小说,要“忍住不说”

 我不会写市场化的畅销书,也不会特意为电影或电视剧写小说。我当初辞去工作,就是要写我喜欢的小说。写小说对我来说是非常纯粹的个人嗜好,不会是换取什么东西、改善生活状况的手段。

天津日报2018-05-10

余华:我只为自己的内心写作

因为文学这个产业,不是某个基础提高了,它才提高的。它是某一个点抬高了,它再抬高的。所以我们回顾现代文学,鲁迅是最重要的,很多人回顾现代文学,就是鲁迅,他就是这样一个点。

青年作家2018-05-09

张五毛:那些10万+不值得被印刷成书

我们没必要曲高和寡、孤芳自赏,我们总是有一些变通的方式和这个时代达成和解。我和解的方式就是一手写严肃文学,一手写公众号。公众号可以让我赚钱,可以让我的生活相对来说自由,让我有资格、有精力、有自由去...

北京青年报2018-05-08

石一枫:一个作家对现实生活都没兴趣了,那有可能是失职

 我个人觉得中国文学在反思生活这块做得不太好。大家都是凡人,都是社会上的人,作家应该负担的责任就是对我们共同的生活有所发现、有所思考

北京青年报2018-05-08

孙惠芬:关在怀旧的屋子里,我一次次热泪盈眶

 不管是哪种情绪,都只是创作生命赋予的独特分泌。至于在叙述上有着怎样的策略,艺术上有没有达到期许的高度,篇幅所限,就把话题留到以后。

青年报2018-05-07

余世存:”对待自己的身体像煎一条鱼

“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也应该像煎一条鱼一样,不能老去翻它,不能老去折腾它。”

北京晚报2018-05-07

张翎:中年人的观察力更成熟老辣

  我从小就有一个作家梦,这个梦想几乎从记事起就已经在我的血液中涌动,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梦想从诞生到实现,中间走过了这么长的路程。

天津日报2018-05-03

冯唐:都说文学不要有套路,写字为什么要有?

中国人有一个长时间的习惯,要不然弄成神,要不然就看不起你,你把王羲之弄神,说什么都对,这跟社会结构也有关系,还有一些特点,就是厚古薄今,因为和古人没法竞争,这会造成对当今存在天才的不认可,对多元文...

澎湃新闻2018-05-03

汤素兰:“面对孩子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童话的思维与想象,以及童话作品中对童话氛围的营造对写小说也有好处。艺术是相通的,可以互相借鉴。当我提笔写作时,我关注的是写作本身,是笔下的故事和人物,很少去想文体的区别。

湖南日报2018-05-03

陈彦:不笨不拙,难得大道难成角儿

清醒的文化坚守者很少,多数人是哪儿热闹往哪儿挤。忆秦娥不是民族文化清醒的坚守者,她是无奈的、甚至是无路可选的坚守。戏曲是她的谋生手段,只是沉浸太深,对这种文化的感知,无形中萌芽出的东西,成为另一种...

中国艺术报2018-04-27

《三国机密》的脑洞 马伯庸的“可能”

  因马天宇、韩东君、万茜等主演的电视连续剧《三国机密》热播,让原著者马伯庸再度走到聚光灯下——这一次,他在剧中还客串了一个小角色,且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北京青年报2018-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