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关东文脉 > 对谈•名家

戴来:写作是我和我假想中的读者玩的一个游戏

戴来以感性与智性兼具的笔触,截取生活的横截面,在现代社会男男女女林林总总并不复杂的生活故事和俗世生存当中,窥见人物内心和彼此之间的情感纠葛、生存焦虑与精神难题,看似写的是小人物,笔下装下的却是“大...

扬子晚报2017-11-21

潘向黎:文学之美让我们在困苦中游来游去不愿上岸

写作的人,如何安顿自己的灵魂,如何在困顿和名利面前始终自持,这是一个终身的功课。人到中年,我还在摸索。

青年报2017-11-21

王一梅:遇见童年,对于写作无疑是珍贵的

王一梅是一个对童年特别热爱、特别衷情、特别迷恋的作家,也特别擅长向童年索取创作的资源。她的作品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以及自然流露的、唯有孩子才能理解和欣赏的童心童趣。她的语言浅白清新,整体风格诗意隽永...

扬子晚报2017-11-20

刘大任:我的根就在中国,至于枝叶在哪儿我不在乎

中国文化历史传统是不停地变化的,前面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这个脉络中从古到今都有一些有良知的读书人在支撑着这一个传统,我也希望能够做其中的一分子。

晶报2017-11-20

张怡微:工人新村里的家族试验者

“‘樱桃青衣’是听心里的时间说话,蕉叶覆鹿是创造的本质。因为它确确实实生产了快乐,也确确实实是一场短梦”。这是上海青年作家张怡微在她的新作《樱桃青衣》后记中的一句。

北京晚报2017-11-20

马原:一场大病把我变成思想家

马原,当年的先锋文学作家,从执着于形而上的创作,到现在转到了形而下,为什么会这样?是否先锋已经不在?他的最新长篇小说《黄棠一家》,引发了很多让人感兴趣的话题。

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2017-11-17

温儒敏:文化兴国运兴

如何通过社会主义文化重建,切实提升粉丝群体其实也就是广大国民的文化审美品格,如何改进主流文学评论和研究的格局,以及如何形成更有效地引导和均衡机制,在放手发展繁荣文化的同时,努力形式良好的文化生态,...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11-17

杜梨:好小说是在天空中都开出银花儿来

 好小说就是这样,应该是那种在天空中都开出银花儿来,在你最难过的时候,能扎到你心里去的经典。要不然只是隔靴搔痒,留不下痕迹,只能是卷帙浩繁的尘埃。

《花城》2017-11-16

飞氘:耽溺更好玩的,而不只是忧思未来

中国确实有“科幻界”这个存在,但正因为我自己身在其中,所以大家为你点赞的时候,你也拿不准到底是真心赞扬,还是出于客气。当然,不只是科幻界,可能在别的各种界,也是一样。所以,理论上,作品的价值,最终...

《花城》2017-11-15

秦文君:我希望带给小读者们“飞翔一般”的感觉

  真正好的作品,才能感动人,不但感动中国,还能感动世界;不但感动孩子,还能感动成人。这才是最高的境界。

中国读书报2017-11-14

曹保明:为繁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贡献力量

曹保明:为繁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贡献文艺工作者的力量

2017-11-14

陆天明:写作并给自己一个活着的理由

为描绘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历程,陆天明计划以“中国三部曲·骄阳”三部长篇的形式,展现几代人在翻天覆地的岁月里所经历的重大转折。因为主题鲜明、题材恢弘,该“三部曲”被列为十九大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也是...

中国艺术报2017-11-10

滕俊杰:文化既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里,正在上映中国首部3D全景声京剧电影《霸王别姬》。该片导演滕俊杰,其实是第一次拿起3D电影摄影机。他从上海世博会开、闭幕式总导演,转换成了电影导演。

解放日报2017-11-10

金宇澄:王家卫的《繁花》会是一部好看电影

改编《繁花》确实很难,尤其它容量的庞杂,以及王家卫导演独特的艺术方式,但一切还算顺利,保存上海的生活方式,保存时代质感,是原作的努力方向,也是导演的方向。

深圳特区报2017-11-08

一个守墓,一个盗墓,怎么玩到一起的?

十月中旬,蔡骏的小说《镇墓兽》在北京召开出版见面会的时候,他再次提到了这个项目。问题是,《镇墓兽》讲述的是为守护墓地而生的神兽的故事,和天下霸唱一起开发影视就显得很奇怪,一个守墓,一个盗墓,这能合...

北京晚报2017-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