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0431-82902222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关东文脉 > 对谈•名家

谢冕:新诗与时代同行

我不主张现代人用旧体诗形式写作,虽然有些人写得不错,但大部分写得不好。现代人没有文言写作的习惯,没有古典文学的背景和素养,写成老干体、民歌体。我也不主张新诗建立新体式,创造新格律体,闻一多、何其芳...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06-21

周国平:阅读对标准答案说不

我在这本书中已经指出,其实我有些文章并不适合用于测试。不过,关键是要改变现行测试方式,是这种方式远离了理想阅读和科学考查,无论谁的文章被用于这种测试方式,结果都是令人遗憾的。

羊城晚报2017-06-20

海伦:心里盛满对孩子们的爱

儿童文学作家应该种一颗种子,让它苏醒、发芽、慢慢生长。沉潜光阴,修炼人生,写出留在时光里的种子的印迹,写出有筋骨、有温度的文字。

山西晚报2017-06-19

王扶林:影视作品,光靠明星的脸是混不过去的

87版《红楼梦》问世30年来,虽然电影版和新版电视剧先后推出,但87版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始终未被超越。期间,很多人都想知道其中的秘诀,但王扶林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却是“感谢”:“我是真的、发自内心地感谢台前幕...

解放日报2017-06-19

李佩甫:广阔平原是我的领地

占有了平原,先是具象的平原,那就是豫中平原,后来就是我心中的“平原”了。

北京青年报2017-06-12

董妮:儿童剧作者要有“一颗纯净的心”

每一个人回忆起自己的童年,都会发现哪吒是童年时的偶像之一。这是因为他有正义感,有爱心,还有一身神奇的本领。这些优秀的品质使得这个形象千古流传。

文艺报2017-06-12

张楚:在煎熬中慢慢变得强大

地域和写作确实有关系,毫无疑问。我无比热爱我的家乡,它是最好的避风港,最好的舔舐伤口之地。只有在它的怀抱里,才能做最甜美的梦。不过很多同行朋友说,我的写作风格更像南方人。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中华读书报2017-06-08

高洪波:写给孩子看的东西,马虎不得

尊重文化,就应该让文化活得体面。文学奖项对文学创作是有引导和鼓励作用的。一些好的文学奖项,我们应该坚持下去。国际安徒生奖一开始也不是很有影响力,但贵在坚持,才有了今天的国际影响。

解放日报2017-06-02

王安忆:选出这些故事,是为让孩子不至于看轻我们大人

我们现在好像分得非常严密,孩子该看的和大人该看的有分界线。幼儿看看绘本、图画,等到一定程度,就有了所谓“成人文学”。其实不是,文学就是文学,不应该分得那么清,文学本身就是青春的读物。

小说月报2017-06-01

曹文轩: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镜子

自从去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曹文轩就一直在探索他的小说之“新”, 新的含义包括“新的思考”“新的理念”“新的气象”,当然作为得奖后的第一部作品,《穿堂风》也是他文学创作的新起点。儿童文学不仅给孩...

晶报2017-05-31

任晓雯:我不是“一部书作家”

每周写作六天,每天写作三个半小时,为了避免被各种社交网络诱惑,写作时把手机放到很难够到的橱顶——在写作这件事上,任晓雯态度认真得像个学生。她对于文字的态度也认真得近乎苛刻。

文学报2017-05-27

董燕生:机器代替不了文学翻译

各种语言里都有大量的固定说法,进入其中的单词已经失去原本的含义,其整体另有所指,不能照字面意思望文生义,而必须查阅词典才能确定译文。比如汉语中的“听风就是雨”、“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等,其实与风雨...

中华读书报2017-05-27

老树:“我不是心灵鸡汤,画画为了治自己”

有一个表达的手艺,比如说画画,我就觉得很好,活得很幸福了。普希金有句话,没有幸福这回事儿,只有平静和自由。这话对我打动特别大。能过得很平静,你的内心有自由,这种自由意味着,得失你看得不那么重,真是...

新闻晨报2017-05-25

李心丽:笔下“小人物”并非琐碎无味人

走上写作之路,并且坚持了这么多年,都是因为自己热爱文学。不是有一句话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正因为自己对文学有浓厚的兴趣,所以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务之后,剩余的时间我就用来读书和写作。这就与专业作家的写...

三晋都市报2017-05-25

周国平:阅读题不该有标准答案

我认为阅读是调动心灵积累的过程,理解的过程就是心灵的积累和文本本身含义相互作用的过程,是互动的过程,是对话的过程,绝对没有什么中心思想。

西安晚报2017-05-23